村民告訴記者,遠處的山坡以前都長滿玉米,如今已經塌陷,一片荒蕪。
萬崖溝村辦煤礦

村民稱,這條通往田地的必經之路也被煤礦挖斷。
  【區域·城市】陝西府谷:一座煤礦的“土地”之爭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夏一仁 王群 ●張曉峰 | 陝西府谷報道
  府谷,神府煤田腹地、陝西最北端的一個“小縣”,近年來,該縣通過挖掘利用地下豐富的煤礦資源,使原本“偏、遠、窮”的“小縣”一躍成為陝北工業“大縣”,連續5年位居陝西省十強縣之首。
  新民鎮,距離府谷縣城約40公里,是一個煤礦儲備豐富的大鎮。在這裡,當地的萬崖溝村辦煤礦因為土地租賃問題,與當地村民發生了糾紛。
  村民:

  我們的300畝土地被非法占用
  府谷縣新民鎮豐山村後豐山村民小組組長劉栓虎告訴《中國經濟周刊》,2006年3月22日,後豐山時任村民小組組長劉銀祥等人與鄰村萬崖溝的村辦煤礦時任承包人王愛田、王生勤簽署了一份土地租賃使用合同,將後豐山村民的300畝土地租給了萬崖溝村辦煤礦使用,並明確約定了租賃到期後,煤礦所占用土地歸還村民所有。
  村民提供給《中國經濟周刊》的土地租賃使用合同顯示,這300畝土地的租賃費為298萬元,租賃期限“按照採礦許可證的有效服務年限為準”,合同到期後,土地歸還村民。
  記者在劉栓虎出示的萬崖溝村辦煤礦採礦許可證(證號:6100000730253)上看到,萬崖溝村辦煤礦的生產規模是每年6萬噸,採礦證的有效期限自2007年6月11日至2012年6月11日。
  劉栓虎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按照合同約定,到2012年6月11日,煤礦就該把土地歸還給我們,可煤礦不但沒有履行合同約定,還幾經轉手,在沒有與村民續簽用地合同的情況下,新任煤礦負責人仍繼續占地開采煤炭,至今也不給延期占用村民300畝土地的補償,還給村民造成了面積達39.5畝的採空塌陷區。”
  8月18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來到萬崖溝村辦煤礦,整個煤礦開采區內不見人影,不遠處的礦工生活區里,三三兩兩的工人正在吃飯、洗漱。
  記者從府谷縣國土部門瞭解到,今年6月,萬崖溝村辦煤礦由於發生安全事故被停產整改、整頓。
  一臺挖掘機停在路邊,不遠處山坡上的一片片土地由於煤礦的採挖,已經多處塌陷或裂縫。村民劉健指著山坡告訴記者,以前這裡有鬱郁蔥蔥的林木、成片的玉米等農作物,是村民賴以生存的希望,而近些年萬崖溝村辦煤礦的非法占用土地使村民的這點希望也破滅了。
  村民劉健、劉強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萬崖溝村辦煤礦原來的採礦許可證到期後,現任法定代表人王貴祥於2012年12月11日重新獲得採礦許可證(證號:C6100002010081120073727),但後豐山村與萬崖溝村辦煤礦簽署合同時的採礦許可證2012年6月11日已經到期,煤礦也沒有繼續與村民簽訂租賃土地協議,也沒有獲得當地政府部門的任何審批手續,因此煤礦繼續占用村民的土地是不合法的。
  煤礦負責人:“採礦許可證是我的,這土地就是我的”
  對於村民所說的萬崖溝村辦煤礦“非法占用後豐山村土地”一事,府谷縣新民鎮主管煤礦安全的副鎮長兼煤炭管理所所長牛海軍以“不知情”為由拒絕了《中國經濟周刊》的採訪。
  記者在府谷縣國土資源局瞭解到,萬崖溝村辦煤礦的用地手續是2013年上報的,目前一直沒有審批下來。
  記者隨後聯繫到了萬崖溝村辦煤礦法定代表人王貴祥。他告訴記者:“府谷縣國土部門已經明確表態,萬崖溝村辦煤礦的服務年限是以採礦許可證的有效服務年限為準,所以土地就是以採礦許可證的有效期限為準。採礦許可證是我的,這土地就是我的。”
  王貴祥的這一說法,未得到府谷縣國土資源局的證實。
  後豐山村村民向記者表達了他們的不滿:村民的土地,萬崖溝村辦煤礦憑什麼非法占用?煤礦為什麼能在沒有任何用地手續的情況下非法開采煤炭?
  他們認為,萬崖溝村辦煤礦應將屬於農民的土地還給農民。
(原標題:陝西府谷村辦煤礦被指非法占地300畝 副鎮長稱不知情)
創作者介紹

LV包

mm44mmhni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