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日報訊 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 王曉東
  湖北當前正處在科學發展、跨越發展的關鍵時期,要破解長期以來的能源困境,化解能源要素瓶頸制約,為實現“建成支點、走在前列”戰略目標提供有力支撐,必須深入學習領會和貫徹落實好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全力推動湖北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
  一、全面把握講話精神的深刻內涵
  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是做好新時期能源工作的基本遵循。貫徹落實好講話精神,首先要認真學習領會其深刻內涵。
  講話是對能源形勢的科學研判。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系統分析了我國能源生產和消費面臨的嚴峻挑戰,科學研判了當前能源形勢,提出抓住能源就抓住了國家發展和安全戰略的牛鼻子。近年來,國際能源市場正在經歷深刻變化。我國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產國和消費國,能源安全在國家安全體系中占有重要地位,必須將主動權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儘管我國能源發展取得了巨大成績,但也面臨著能源需求壓力巨大、能源供給制約較多、能源生產和消費對生態環境損害嚴重、能源技術水平總體落後等嚴峻挑戰。我國人口眾多,經濟規模不斷擴大,能源消費快速增長,2013年能源消費總量達到37.5億噸標準煤,約占世界的22%。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經濟增長的動力引擎和國內外環境都發生深刻變化,能源需求增速雖將相應下降,但增量依然可觀,消費基數大,人均水平低,能源供需矛盾將長期存在。
  講話是對能源工作的戰略部署。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面對能源供需格局新變化、國際能源發展新趨勢,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必須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這是我國能源發展的國策。在能源領域使用“革命”這一關鍵詞,而非其他領域的“改革”,充分表明瞭黨中央對能源發展的高度重視和推動決心。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四個革命,一個合作”,是立足於我國經濟社會長遠發展而作出的重大戰略部署。
  講話是推動能源革命的行動指南。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加快實施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的重點任務和舉措,對能源戰略規劃、資源勘探、生產輸送、節能、核電、對外合作及能源改革作了部署安排,對重點工作提出了具體要求,明確了時間節點,既謀長遠又抓當前,具有很強的針對性、指導性。能源工作要將行動統一到貫徹落實講話精神中來,適應新格局、新變化、新常態的要求,正視問題和挑戰,審時度勢,順勢而為,改革創新,敢於擔當,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不斷開創能源工作新局面。
  二、清醒認識湖北能源發展現狀
  能源是國民經濟的基礎性戰略支撐,對湖北而言,更是決定生死的關鍵要素。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湖北面臨著做大總量和提升質量的雙重任務,能源瓶頸制約仍然十分明顯,能源發展所面臨的結構性、體制性矛盾依然突出。
  能源消費需求大。從總量看,2013年湖北能源消費量已達到1.86億噸標準煤,占全國的5%,與GDP在全國4.34%的占比相比,明顯偏大。從增量看,“十一五”以來,湖北能源消費總量增長85%,年均增長8%。其中,2011-2013年平均增長7.2%,預計2014年能源消費總量將新增約1000萬噸標準煤。從趨勢看,“十三五”時期,湖北將步入由工業化中期向工業化後期加速推進階段,能源消費的剛性需求也將相應增長,到2020年,湖北能源消費總量將達2.5億噸標準煤左右。
  能源供給儲量小。湖北能源資源匱乏,煤炭儲量不足全國的0.1%,石油剩餘可採儲量僅占全國的0.8%,天然氣儲量僅占全國的1.2%,水能資源開發率已超過90%,太陽能、風能等新能源資源稟賦不高,可開發空間有限。雖然國家輸煤、輸電、油氣管網、鐵路等主要輸能通道密集交匯於湖北,但能源資源下載量小;三峽電力大部分外輸,本省消納份額小,加劇了湖北一次能源的短缺。
  能源對外依存高。湖北能源自給能力長期不足,2013年煤炭、石油、天然氣自給率分別僅為5.1%、3.6%、1.6%,導致能源對外依存度保持在80%的高位。能源對外依存度高,易受外部資源因素影響,不僅給湖北能源穩定供應造成較大隱患,也直接導致了湖北能源價格偏高,一般工商業用電及其他用電電價均居全國前列,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湖北產品競爭力和企業投資的積極性。
  綜合利用效率低。湖北經濟正處於加快經濟轉型升級的攻堅階段,能源消費方式仍然較粗放。目前湖北能源綜合利用效率僅為30%左右,低於全國平均水平。單位生產總值能耗高於全國平均水平(湖北為1.044噸標煤/萬元、全國為0.915噸標煤/萬元),在中部地區排第2位;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能耗高於全國平均水平;服務業等低能耗低排放產業占生產總值的比重低於全國平均水平(湖北為38.1%、全國為46.1%)。
  清潔能源發展慢。天然氣是清潔能源的主要品種,2013年,僅占湖北能源消費總量的2.1%,低於全國5.8%的平均水平,更低於世界23.9%的平均水平,無法滿足結構調整和大氣污染防治的需要。此外,受資源條件所限,新能源發展偏慢,光伏、風電、生物質發電等新能源發電裝機規模僅130萬千瓦,2013年發電量僅占全社會用電量的1.83%,難以發揮優化能源結構作用。
  節能減排控制嚴。國家啟動了能源消費總量控制方案,推行“一掛雙控”措施(將能源消費與經濟增長掛鉤,對高耗能產業和過剩產業實行能源消費總量控制約束,其他產業按先進能效標準實行強約束)。按照國家要求,湖北2014-2015年能源消費增量控制目標為1000萬噸標煤,年均增速僅為2.6%。但實際上湖北“十二五”前三年能源消費年均增長7.2%,平均每年新增約1000萬噸標準煤,要完成國家下達的控制目標有較大困難。下一步國家還將實行能耗強度和能源消費增量控制“雙重”考核、非水電可再生能源配額考核,以及碳強度下降目標考核等,控制能源消費總量和節能降耗的形勢緊迫。
  三、以改革創新推動湖北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
  面對能源發展的新形勢、新要求、新任務,針對湖北能源發展現狀,必須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堅持以改革創新推動湖北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要“兩手並重”,一方面充分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利用市場機制在更大範圍、更大力度配置能源資源;另一方面更好發揮政府對能源工作的謀劃和推動作用,加強戰略引導和宏觀調控,轉變能源監管方式,建立健全能源法治體系。要“軟硬兼施”,一方面推進重大能源基礎設施建設,增強能源供應保障能力;另一方面加快能源體制機制創新,構建新的市場體系,推動能源技術革命。要“遠近結合”,一方面編製實施好湖北能源發展中長期規劃,另一方面完善能源運行協調機制,提高應急保障能力。當前,要在重點領域率先取得突破,全面推動湖北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
  堅持“五加快一深化”,在提高能源保障能力方面取得突破。加快輸煤和輸電大通道建設。以充分利用蒙華鐵路運煤能力為前提,以保障能源網絡安全為基礎,輸煤與輸電互為補充,共同擔當湖北能源輸入的重任。積極支持新能源發電的上網工程建設,為新能源項目發展做好電力送出通道保障。完善500千伏骨幹網架,提高全省電網安全可靠性。加快以清潔煤電為主的電源點建設。結合經濟社會發展用電需求,在科學規劃佈局的同時重視優化發展,加快推進一批清潔高效的大型燃煤火電項目建設。今明兩年爭取新增煤電裝機450萬千瓦,到2017年新增煤電裝機超過700萬千瓦。加快城鄉電網改造。把農村電網建設作為“十三五”的重點工作,加大投資力度,逐步緩解農村低電壓和用電卡口等問題,力爭在2020年前新增農網投資600億元左右,從根本上解決湖北農村電網嚴重滯後問題。加快煤炭、油氣儲備能力建設。推進荊州江陵等運煤通道沿線煤炭儲配基地建設,推進天然氣國家幹線湖北段、省內支幹線、聯絡線建設,爭取高中壓管網裡程達到8000公里左右。加大雲應、潛江地下儲氣庫以及城市儲氣調峰設施建設力度,提高天然氣應急保障能力。加快培育能源市場主體。支持和鼓勵各類投資主體進入湖北能源市場。積極培育一批能源龍頭企業,支持湖北能源集團做大做強,充分發揮其主導作用,建設成為湖北省能源保障平臺、能源投融資平臺、新能源和能源新技術發展平臺。深化能源戰略合作。加強與陝西、內蒙古、山西、甘肅等能源資源大省合作,積極推進與國內重點能源企業戰略合作,建立長期穩定的供求關係。落實西氣東輸三線、新粵浙線供湖北的天然氣資源,積極爭取規劃輸入我國的中亞、俄羅斯、中緬天然氣資源。加快湖北頁岩氣資源調查和重點區塊勘查。鼓勵和引導省內能源企業走出去,獲取煤炭、油氣資源。
  堅持“一降低三提高”,在優化升級能源結構方面取得突破。降低煤炭消費比重。加大煤炭消費結構優化調整力度,提高電煤清潔利用比例,降低非電煤、散煤等的使用量。在化工、造紙等產業集聚區,通過集中建設熱電聯產項目,加快淘汰分散燃煤鍋爐。推廣應用高效節能環保型鍋爐。鼓勵使用優質煤炭和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限制高灰、劣質煤調入和分散使用。到2017年,力爭煤炭消費比重降低到60%以下。提高天然氣利用比重。大力培育天然氣消費市場,提升城鎮居民氣化率,替代分散燃煤。拓展天然氣在工業、交通運輸、分佈式能源及城市熱電聯產中的應用。到2020年,爭取天然氣消費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10%左右。提高新能源比重。優化風電、光伏發電開發佈局和方式,積極推進生物質能源化綜合高效利用,因地制宜開展地熱能的開發利用。加大新能源示範城市和綠色能源示範縣建設力度,制定出台進一步支持新能源的政策措施和補貼辦法,研究出台發電企業的新上煤電項目、燃煤機組發電小時數與非水電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占比掛鉤的政策措施。力爭“十三五”儘早實現咸寧核電項目開工建設。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15%。提高三峽電量分配湖北比例。以國家電力體制改革、“十三五”能源發展和西南水電消納為契機,爭取國家統籌考慮全國水電消納問題,啟動三峽電力分配調整方案研究,提高三峽電力分配湖北比例。
  堅持“一優先三強化”,在轉變能源消費方式方面取得突破。實施節能優先戰略。堅定“第五能源”理念,提高能源安全意識,把節能優先貫穿於湖北經濟社會及能源發展的全過程。積極化解產能過剩矛盾,加大淘汰落後力度,加快發展服務業等低能耗產業,以較少的能源消費支撐經濟社會較快發展。大力提倡綠色低碳生活方式,引導居民科學合理用能,使節能低碳成為全社會的自覺行動。強化能效提升進檔。落實國家“能效領跑者”制度。突出重點領域,實施能效提升行動計劃,形成節能型生產和消費模式。推進能源領域節能。加快煤電升級改造,力爭五年內現役60萬千瓦及以上煤電機組供電煤耗降至300克/千瓦時左右。突出工業領域節能,實施重點行業能效水平對標,加快推進企業能源管理體系建設。推動新建建築嚴格執行節能標準,既有建築節能改造及計量供熱。大力發展節能型綜合交通運輸體系,積極創建綠色循環低碳交通試點省。鼓勵以合同能源管理為主要方式推進公共機構節能。強化節能剛性約束和政策創新。研究制定符合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地方節能標準。規範能評工作,增強能評約束作用,新增產能應符合國家先進能效標準,從源頭控制能源消費過快增長。開展爭創國家生態文明先行示範區、節能減排財政政策綜合試點城市、循環經濟示範、碳排放權交易、低碳試點等試點示範。強化監測預警和監督考核。加強統計監測能力建設,完善單位生產總值能耗統計核算制度。建立覆蓋“萬家企業”的能耗在線監測系統。健全省、市、縣三級節能監察體系,加強節能執法監察。嚴格實施節能和碳排放目標責任考核,分解下達湖北能源消費增量控制目標和碳強度目標,並納入目標考核內容。
  堅持“三推進一構建”,在能源領域改革創新上取得突破。推進能源體制改革。貫徹落實國家能源體制改革的有關部署要求,積極推進電力、石油、天然氣體制改革。建立公平接入、供需導向、可靠靈活、優質低成本的電力和油氣輸送網絡。進一步擴大電力用戶與發電企業直接交易試點工作,加快電力直接交易和售電側改革進度。建立和完善省級天然氣調控平臺,規範天然氣市場,降低終端用戶用氣成本。推動節能降耗政策和機制創新,推進碳排放權和排污權交易改革試點,積極研究探索碳排放權期貨交易試點。全方位精簡規範能源行政審批事項,進一步取消和下放能源審批權限。完善能源市場交易規則和能源監管工作機制,加強能源法制建設。推進能源價格改革。落實風電、太陽能、生物質能等可再生能源電價政策,完善水電上網電價形成機制,探索有利於能效管理和分佈式能源發展的靈活電價機制。在高耗能行業、產能過剩行業實行階梯電價政策,落實差別電價、懲罰性電價和脫硝、脫硫、除塵電價政策。調整部分行業特別是產能嚴重過剩行業的電價補貼政策,用增收的電費支持省內新能源發展。完善天然氣價格機制,促進工商業用氣同價,研究推行天然氣季節差價和可中斷氣價等差別性氣價政策,建立完善儲氣調峰設施建設運營成本價格疏導機制。推行並完善居民用電、用氣階梯價格制度,引導合理消費能源。推進能源技術創新。立足湖北省情,充分發揮科教優勢和產業優勢,大力促進能源發展方式向科技創新型轉變。確立先進可再生能源、分佈式能源、現代電網、非常規油氣開發等重點創新領域和光伏、風電、生物質能、海洋核電、頁岩氣、智能電網等重點創新方向。把能源技術及其關聯產業培育成帶動湖北產業優化升級的新增長點,推廣應用一批成熟技術、示範試驗一批新技術、集中攻關一批“高精尖”技術。加快能源創新體系建設,建設若干國家級能源科技研發中心,加快發展高效節能產業,加快節能技術裝備更新換代。推動我省能源裝備產業和配套製造業發展,真正變我省科教優勢為能源科技創新和裝備產業優勢。構建現代能源市場體系。全面開放湖北煤炭、石油、天然氣、電力市場,實行統一的能源市場準入制度,鼓勵各類投資主體有序進入、公平競爭。完善國有資本在能源領域的多種實現形式。清理和廢除各種分割能源市場和妨礙公平競爭的規定和做法,還原能源商品屬性。加快建設完善區域能源市場和交易中心,積極發展能源現貨、期貨等多種形式的市場交易,促進與國內和國際能源市場的融合,充分發揮市場在能源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促進能源產品和要素在湖北自由流動和充分競爭。
  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能源工作重要論述,是統一思想認識、把握發展大勢、做好能源工作的迫切需要,必須胸懷全局、主動作為、善做善成,扎實推動湖北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為實現“建成支點、走在前列”目標、譜寫中國夢的湖北篇提供安全有力的能源保障。
  (原標題:改革創新 積極作為 全力推動湖北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
創作者介紹

LV包

mm44mmhni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